從嚴從快線上線下全面打擊 跨境賭博首次入刑
2021-02-23 08:37:33 | 來源:法治日報 | 作者:趙晨熙
 

  跨境賭博“逢賭必輸”,網絡賭博“陷阱重重”。近年來,跨境賭博形式多樣,套路層出不窮,無數民眾或主動或被動地身陷其中。

  2020年,根據公安部統一部署,全國公安機關整合各警種資源集中攻堅,對跨境賭博依法從嚴從快進行全鏈條打擊。近日,公安部公布了2020年破獲跨境賭博案件的成績單。

  截至2020年12月底,共破獲各類跨境賭博案件3500余起,打掉涉賭平臺2260余個、非法技術團隊980余個、賭博推廣平臺1160余個、非法支付平臺和地下錢莊1960余個,抓獲犯罪嫌疑人7.5萬余名。

  3月1日起,刑法修正案(十一)將正式施行,跨境賭博首次寫進刑法,這意味著,跨境賭博將面臨更嚴厲的打擊。

  上下聯動 手段眾多

  “跨境賭博主要分為線下境外參賭和線上網絡賭博的形式。”中國政法大學傳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向《法治日報》記者介紹說,線下境外賭博主要是不法分子通過提供免費出入境服務、免費往返機票等方式招攬國內人員出境進行賭博。

  線上網絡賭博是不法分子通過在境外架設服務器,開設網絡賭博網站,利用互聯網、移動通信終端等傳輸賭博視頻、數據,組織和吸引境內人員參加的賭博活動。

  “相比組織人員直接去境外賭博,近年來,更為隱蔽的跨境網絡賭博案件呈高發趨勢。”朱巍說。

  這一形勢從湖南省公安廳近日公布的一些跨境賭博典型案例也可見一斑。

  2月9日,湖南省公安廳通報了全省公安機關打擊治理跨境賭博犯罪行動戰果。截至目前,湖南省各級公安機關共偵辦賭博犯罪案件1858起,抓獲犯罪嫌疑人4437人,其中跨境賭博案件212起,抓獲犯罪嫌疑人2672人,查扣凍結涉案資金、資產20.83億元,打掉網賭平臺、推廣平臺等119個。

  長沙市公安局芙蓉分局2020年偵辦的部督“1·15”網絡賭博案就是一起典型的跨境網絡賭博案件。

  據長沙市公安局芙蓉分局介紹,涉案的“金沙線上娛樂”賭博網站服務器位于境外,提供實時的網絡百家樂、龍虎斗、牌九、輪盤和現場德州撲克、體育類博彩項目,通過網站木馬廣告、代理推廣等形式發展吸引賭客注冊賬戶,采用手機或電腦登錄網站域名后,在其架設的賭博平臺進行下注,涉案金額達10億余元。

  跨境網絡賭博,往往會通過將賭博軟件分銷的方式來擴大“傳播范圍”。

  在瀏陽市公安局偵辦的“3·24”網絡開設賭場案中,自2017年下半年以來,犯罪嫌疑人許某翔自行編寫代碼,開發了功能齊全的紅包牛牛賭博計算機器人軟件,微信版稱為“小蘋果”、城信版稱為“大富豪”。該團伙將“機器人”服務器架設在境外,將“機器人”銷售給開設賭場的犯罪集團,設立微信、城信紅包牛牛賭博群,通過團長拉手團伙邀集賭客參賭,賭客通過資金收付通道團伙進行賭資收付。該犯罪集團從中抽取5%的漁利,涉案金額達數億元。

  還有一些境外賭博網站為了逃避打擊,將賭資的收取支付業務外包給國內人員。

  在湘西州古丈縣公安局偵辦的“6·4”網絡開設賭場案中,境外“金沙賭場”“中彩網”等賭博網站為了規避打擊,將收取賭資和支付賭資的業務外包給國內人員。國內代收、代付賭資團伙俗稱“跑分”團伙,專門利用大量人員的銀行、微信、支付寶等賬戶為網賭、網詐等犯罪團伙進行資金結算。“跑分”體系高層每天與網站財務人員通過聊天軟件進行對接結算,網站會支付一定比例的傭金。

  還有一些跨境賭博犯罪團伙,以提供高薪工作等為誘餌,誘騙國內人員到境外參與賭博業務。

  湖北省公安廳出入境管理局披露的一起案件中,湖北省襄陽市南漳縣居民李某上網時,被一則待遇優厚的境外銷售工作招聘消息吸引。不料,辦理護照和簽證,前往柬埔寨金邊應聘后,李某的護照、通訊工具等個人物品均被沒收,每天被迫使用不同的微信號在多個“工作群”編造、宣傳賭博可以暴富的言論,欺騙他人“入網參賭”。

  首次入刑 全面打擊

  “不論跨境賭博的形式如何多樣,其騙取賭客賭資的本質都不會改變。”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教授劉俊海接受《法治日報》記者采訪時指出,網絡賭博的危害性極大,除對參賭本人帶來危害,還會誘發綁架、勒索等惡性犯罪,嚴重威脅經濟安全和社會穩定。

  2020年2月,廣東省深圳市光明區警方破獲的一起入室搶劫案背后就挖出了一起跨境賭博的犯罪活動。

  犯罪嫌疑人李某向警方交代,2019年,他下載了一款線上網絡游戲,由此便身陷一場賭博騙局。警方偵查發現,這是一款由境外賭博網站“武神娛樂”設計的直播游戲,玩家稍不小心便會被美女主播誘導,點擊進入賭博程序,并通過內置的不同游戲環節,購買游戲幣,進行在線賭博。

  辦案民警介紹,該網絡游戲屬于典型的騙局,后臺工作人員通過控制賭博輸贏的大小和賠率,對賭客進行操控,使他們血本無歸。就這樣,李某在不到半年時間里,輸掉了40余萬元,因無力償還高額債務,最終實施犯罪。

  跨境賭博危害極大,國家一直采取最嚴厲的打擊,2021年開始,相關部門繼續保持高壓態勢。

  2021年1月10日至11日,第十五次全國檢察工作會議透露,檢察系統將會同最高法院、公安部發布指導意見,從嚴從重打擊跨境賭博。

  2月5日,公安部召開新聞發布會,通報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和公安部聯合制定的《關于敦促跨境賭博相關犯罪嫌疑人投案自首的通告》。通告指出,針對《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三百零三條規定的賭博罪、開設賭場罪的犯罪嫌疑人以及關聯犯罪的犯罪嫌疑人,自本通告發布之日起至2021年4月30日前向公檢法機關自動投案,如實供述自己罪行的屬于自首,可依法從輕或者減輕處罰,情節較輕的可依法免除處罰。

  劉俊海表示,這是在打擊的同時貫徹落實寬嚴相濟的刑事政策,給涉賭犯罪嫌疑人改過自新、爭取寬大處理的機會。

  3月1日起,《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修正案(十一)》將正式施行,此次專門新增了關于跨境賭博的刑法規制,即刑法第三百零三條第三款:“組織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參與國(境)外賭博,數額巨大或者有其他嚴重情節的,依照前款的規定處罰。”

  “這是跨境賭博首次寫進刑法,今后將對跨境賭博實行更嚴厲的全面打擊。”中華全國律師協會刑事專業委員會委員、北京德和衡律師事務所主任毛洪濤向《法治日報》記者解釋稱,根據2020年10月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和公安部聯合制定的《辦理跨境賭博犯罪案件若干問題的意見》規定,組織中國公民參與跨境賭博的,既包括組織、招攬中國公民赴境外實體賭場賭博,也包括利用信息網絡、通訊終端等傳輸賭博視頻、數據,組織中國公民參與跨境網絡賭博。

  “因此,刑法修正案(十一)中加入的該條款規定的參與跨境賭博的形式,既包括赴境外實體賭場參與賭博,也包括參與跨境網絡賭博。”毛洪濤說。

  提高警惕 鼓勵舉報

  除了從法律層面進行規制,朱巍認為通過警方宣傳、媒體報道,讓民眾提高對跨境賭博的警惕性同樣重要。

  比如當前出現的一些“殺豬盤”案件,往往先在交友或婚戀平臺偽裝成“白富美”或“高富帥”,通過聊天增進與受害人的感情,然后誘騙其到賭博平臺進行充值賭博,最后再通過操縱開獎結果等方式進行詐騙。受害人本意并非想參賭,卻一步步淪為“賭客”。

  賭博平臺隱秘性強,監管難度大,賭客的舉報揭發對打擊很有幫助,但毛洪濤發現,實際中很多賭客因為自身參賭,害怕獲罪,不敢向警方舉報。

  “一般的參與賭博屬于治安違法行為,不涉及刑事犯罪,只有聚眾賭博、以賭博為業或開設賭場、組織賭博的以及為組織賭博提供幫助的,才可能涉嫌賭博及關聯犯罪。有些網絡賭博平臺實則是詐騙平臺,那么參賭人員其實是詐騙犯罪的受害人。”毛洪濤指出,司法實踐中,對于跨境賭博中的參賭人員,司法機關會進行分級分類、區分評價以實現精準治理、綜合治理,有積極舉報、檢舉揭發等立功行為的,會從輕處罰。


責任編輯:魏悅
網友評論:
0條評論
(^ω^)MG森巴宾果APP下载 美女捕鱼达人赢话费 mg冰球突破5个球视频 六合图库开奖结果 幸运飞艇135期开奖结果 山东七乐彩开奖号码 甘肃11选5走势图甘一定牛 马耳他极速快乐十分开奖结果 夺宝电子官网注册 福彩中奖规则 老快3遗漏数据360官方网站 网上卖彩票合法吗 篮球让分胜负什么意思 宁夏11选5开奖查询结果 以太坊矿机购买 美女版单机麻将下载 长沙麻将开挂作弊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