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審判為中心"是認罪認罰從寬制度的重要保障
2021-02-23 08:46:49 | 來源:人民法院報 | 作者:鄧恒 關欣
 

  將“以審判為中心”的原則貫穿于刑事審判全部程序之中,是“推進以審判為中心的訴訟制度改革”的必然要求,保證適用認罪認罰制度的案件能夠通暢地啟動上訴程序,有助于將“以審判為中心”貫穿于審后救濟程序。

  適用認罪認罰從寬制度的案件通常適用簡易程序或速裁程序,根據刑事訴訟法第十條可知此類案件并無例外的同樣適用兩審終審原則。刑事審判程序可分為審判前程序、審判程序以及審后救濟程序。將“以審判為中心”的原則貫穿于刑事審判全部程序之中,是“推進以審判為中心的訴訟制度改革”的必然要求,保證適用認罪認罰制度的案件能夠通暢地啟動上訴程序,有助于將“以審判為中心”貫穿于審后救濟程序。

  一、上訴權是被告人依法享有的基本權利

  被告人的上訴權不因審判程序是普通程序、簡易程序或速裁程序而有所區別,是刑事訴訟法第二百二十七條賦予的基本權利。各國普遍摒棄刑事訴訟一審終審制,而是適用上訴機制,目的在于實現刑法維護秩序、正義等價值追求的同時,兼顧人權的保障,真正實現懲罰犯罪和保障人權的有機統一。適用認罪認罰從寬制度審判的案件中,被告人同樣需要上訴權來保障其受到公平公正的裁判。

  適用認罪認罰從寬制度的案件在法庭審理時,在告知被告人享有的訴訟權利和認罪認罰法律規定的同時,還應當審查認罪認罰的自愿性和認罪認罰具結書內容的真實性、合法性。由于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往往法律知識有限、法律意識淡薄,故在簽署具結書過程中需要辯護律師或值班律師的幫助。這不僅要求刑事案件辯護權全覆蓋,同時要求辯護律師或值班律師具備較高的法律素養和職業素養。可想而知,整個過程中一旦任何一個環節中出現了失誤或錯誤,承擔不利后果的被告人則也只能通過上訴來維護自己的合法權益。

  二、“以審判為中心”原則應貫穿適用認罪認罰從寬制度案件全過程

  刑事訴訟法第二百二十七條第一款規定被告人、自訴人和他們的法定代理人,不服地方各級人民法院第一審的判決、裁定,有權用書狀或者口頭向上一級人民法院上訴。被告人的辯護人和近親屬,經被告人同意,可以提出上訴。我國法律明確規定了有權上訴的主體,而對于上訴的理由事實上并未做過多限制,此種制度設計能夠通過賦予當事人上訴權有效地保障其合法權益,符合保障人權的憲法精神。適用認罪認罰從寬制度的案件中應當堅持“以審判為中心”,以法庭審理為重心,依據法律和法官的自由心證進行事實認定、定罪量刑,對于簽署具結書等程序的合法性進行全面審查。同時加強裁判說理,寫明裁判依據,闡釋裁判理由,以此消除被告人的疑慮,增強裁判結果的可接受性。

  一是準確認定事實,加強事實說理。適用認罪認罰從寬制度的案件認罪認罰具結書已載明控方和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均表示認可的罪名和量刑意見,且實務中此類案件多適用簡易程序或速裁程序。庭審中審判人員通常不會對事實問題做如普通程序中般詳盡的審查。而司法實務中,確有適用認罪認罰從寬制度的案件被告人最終被判決無罪的情況出現。由此可見,即使適用該制度審理的案件,也不能松懈對事實問題的梳理,更不能因被告人認罪認罰而降低證明標準,應當自始而終地堅持對事實問題全面、慎重的審查。

  刑事案件中,控方和犯罪嫌疑人雖然并非完全對立,但是其主觀目的必然有所差異。控方往往是檢察機關,其承擔的社會職責是提起公訴,維護社會公共利益。而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由于法律知識的匱乏,或在適用認罪認罰案件中為了爭取寬大處理而簽署具結書。“以審判為中心”要求法官從法律角度對事實問題全面審查,通過說理架起案件事實與法律適用之間的“橋梁”,具結書的內容可作為參考,而非直接依其進行認定。

  二是準確定罪量刑,加強法律適用說理。不可否認,隨著國家司法考試改為法律職業資格考試等一系列政策的落實,法律工作者的職業素質和法律素養不斷提升,這對于準確認定事實、正確適用法律大有裨益。法律適用一方面需要深厚的理論基礎,另一方面需要豐富的經驗。毋庸諱言,經驗能夠幫助法律工作者更好地適用法律,但有時也會因此產生固化思維。不可否認,同案同判對于實現司法正義有著重大意義。

  此種情況下,堅持“以審判為中心”既有助于保證實現司法公正,同時有利于構建更加完備的法律體系。審判者通過庭審中控辯雙方對于罪名和量刑的辯論,對事實和證據進行全面的審查,有助于形成獨立的判斷。真正做到審判,而非對具結書中載明的罪名和量刑進行“確認”,才能夠保障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合法權益。審判人員保持中立、獨立思考,勇于依照法律裁判,大膽提出審理中發現法律的漏洞、矛盾,是真正為法律貢獻自己智慧的體現。“以審判為中心”首先要求“以庭審為中心”,審判者要通過法律知識、法律素養,做到中立、獨立裁判,完整說理,守好司法公正的防線。

  三是強化程序正義,加強庭審的實質化。認罪認罰從寬制度主要適用于案情明了、影響不大、處刑不重的案件。并非所有案件都可以適用該制度,故法庭審理中首先應當根據案件性質判斷程序適用是否具備正當性,避免社會危害性較大的暴力犯罪錯誤適用該制度。由于適用認罪認罰從寬制度的案件大多適用簡易程序或速裁程序,相比普通程序而言,其法庭質證、辯論等環節都較為簡化。但庭審實質化要求即使適用簡易程序或速裁程序,法官依舊要對案件進行全面審查,堅守“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的標準進行裁判,不可因程序差異而降低審判質效。

  不僅如此,庭審中還應對適用認罪認罰從寬制度的案件中簽署認罪認罰具結書過程的合法性進行審查。認罪認罰具結書是庭審中重要的參考依據,故應著重確保被告人簽署具結書的自愿性以及具結書本身的合法性。換言之,堅持庭審實質化,維護程序正義,既能夠保障被告人的合法權益,同時能夠提高司法公信力,從而真正展現認罪認罰從寬制度的優點與生命力。

  三、適用認罪認罰從寬制度的被告人上訴不應以抗訴應對

  從訴訟法理論來看,公訴機關啟動抗訴的依據是認為一審法院的判決有錯誤,而在適用認罪認罰從寬制度的案件中,認罪認罰具結書是由公訴方和犯罪嫌疑人、被告人進行協商并達成一致意見后最終完成簽署。也就是說,適用該制度進行審理的案件中公訴機關扮演著極其活躍且重要的角色,審判人員往往會著重參考具結書進行最終審判。由此可見,被告人是否提起上訴與檢察院是否提起上訴并無因果關系,抗訴的唯一理由應當是認為法院的裁判有誤而不應當考慮其他無關因素。實踐中,不排除有些被告人在收到判決后因產生心理變化而提起上訴。

  法律要維護秩序、實現公平正義,同時保障社會利益、保障人權。適用認罪認罰從寬制度的案件不應為了節約司法資源而剝奪其上訴的權利,反而應當更加注重保障庭審實質化、堅持“以審判為中心”,從而避免一個好的制度因不合理的使用方式而受詬病。被告人的上訴權是實現司法正義的應有之義,而真正讓受裁判者內心信服而避免上訴才能夠真正實現節約司法資源的目的。真正做到實質化庭審,加強裁判中事實認定、定罪量刑說理是“推進以審判為中心的訴訟制度改革”不可或缺的一環。


責任編輯:魏悅
網友評論:
0條評論
(^ω^)MG森巴宾果APP下载 九州百家乐的玩法技巧和规则 福利彩票开奖现场直播 江西多乐彩11选5遗漏 广西快乐10分遗漏 im体育官im体育官网 双色球50人合买 浙江快乐彩吧 一码中特官方网 mg视讯游mg视讯游戏 北京赛车pk10苹果下载 捕鱼游戏怎么赚钱 云南时时彩材-点击进入 澳洲幸运5骗局揭秘 3d开机号试机号千禧试机号金码 澳洲幸运5走势图\/互联网2机灵系统 玩北京pk10每天盈钱